首页
化妆
穿搭
情感
减肥
旅游
美发
娱乐
内衣

福运沈阳 | 天眷盛京之天罡地煞,康熙帝筑就的东北雄城

福运沈阳 | 天眷盛京之天罡地煞,康熙帝筑就的东北雄城

版权所有:沈阳市旅游委员会 未经协议授权 禁止转载使用

天罡地煞,康熙帝筑就的东北雄城

如果说顺治帝把盛京作为“龙兴之地”,更多地倾注了对先祖肇兴之地的眷恋,那么康熙帝的目光则把时空放大,将盛京作为统摄东北亚的中心之城。而他于康熙十年(1671)开启的首次东巡之旅,即有为稳固东北亚版图提前布局之意。

那时的康熙年方18岁,正值血气方刚、风华正茂之时,他于康熙十年(1671)十月五日从北京出发,十六日后抵达盛京,祭福陵(东陵)、昭陵(北陵)。十月二十六日起,康熙帝开始巡视盛京所辖属地,考察当地民情,巡视辽东边疆,并于十一月四日、十一月十五日两次召见宁古塔将军巴海,询问有关当地人民的风俗习性,了解有关沙俄的情况,还叮嘱巴海:“善布教化,以副朕绥远之意。”

在康熙帝的多次出巡中,每次都不铺张。尤其是第一次东巡为亲政不久,国家经济状况尚无明显好转,康熙帝的开销更是极为节俭,当时的菜谱可为明证。盛京内务府皇庄供应的膳食用品有:腌白菜、小芥菜、开心小酸菜、不开心小酸菜、大酱瓜子、清酱瓜子、韭菜、茄子、水萝卜、大红萝卜、葱、蒜、芥末面,做“饽饽”的奶油、蜜、猪油、白面,做麻花、撒糕的稷米、鹅蛋、鸡蛋、高粱炒面、小米炒面。

不过,在数年后当盛京扩建方案摆在康熙面前时,他对这项事关“龙兴之地”体面、关系到东北亚长治久安的计划舍得投入慷慨批复。康熙十九年(1680),康熙帝下旨,修缮、扩建“陪都”盛京城,除了维修原有的城墙、城门等设施之外,更有一项十分重要的决定:在盛京方城之外,修筑一圈儿平面形状近乎圆形的土筑围墙,称之为“边墙”,以适应盛京地区人口不断增加、扩展城区的需要。

据史料记载,此番新建的盛京“边墙”高7.5尺(2.79米),周长32里48步(16.08千米),面积11.9平方公里。“边墙”均为夯土筑造,设8个 “边门”。“边门”均为砖砌两个门柱,上有一横枋,横枋之上起脊灰瓦。

各个“边门”均与盛京方城八门相对,并按照盛京方城八门的俗称命名,即抚近门(大东门)外,为“大东边门”;内治门(小东门)外,为“小东边门”,其余以此类推。在“小西边门”还修建了一座门楼,上嵌“陪都重镇”四字门额。盛京方城八门之外、各个边门之内,称之为“关厢区域”,如“抚近关(大东关)”、“内治关(小东关)”等。

围棋上素有“金角银边”之称,新开的边门就像“金角”,新修的边墙如同“银边”,盛京城的格局与气象从此焕然一新。

首先在城市规格上与陪都的地位相符。按照中国古代的城池建筑传统,比较完备的形式应该为“内城外郭”,即有内外两层城墙,借以按等级制度和使用功能,将城市的管理区域、商贸区域和居住区域等进行更充分、合理的划分。这种原则历经千年之久,已发展成为各朝代建城普遍遵循的理念,以至于人们习惯把是否有外城(郭)视为城市大小和地位高低的判断标准之一。盛京若无“内城外郭”形制,岂不汗颜。

其次盛京城的防御功能随之升级。边墙是城市的第一道防线,多一道屏障就多一道保险。尽管高7尺5寸的土墙难以有效抵御敌人千军万马的大规模进攻,但也可实现有效缓冲,至于平时想要进出盛京城的人,则必须通过边门,经过那里守门士兵的盘查,这无疑会加强城市的治安能力。

再就是扩大了沈阳城市区域的面积。按照中国古代以城墙内为城市的观念,原来沈阳城市只限于方城砖墙以内的空间,新筑的边墙则使城市的范围向外扩展了约6倍,也把沈阳城分为由砖墙里的内城和边墙里的外城(关厢)两部分组成的城市,为它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。

事实上,在修筑边墙以前,关厢地区除了一些庙宇外,不会有很多的人居住,因为当时盛京城内常住人口还很少,不会有居民愿意在晚间被关在高大的城墙之外,忍受冷清和黑暗并面临野兽或强盗的威胁。而增设边墙以后则不同,随着人口的增长和城市渐趋繁荣,一些后迁入居民在城内空间越来越拥挤,并限制非八旗人口进入的情况下,可以在关厢安家或设立他们的店铺,便于沈阳的城区向外延伸。

从清朝末年的沈阳地图上,可以看到关厢地区已经有上百条胡同,而且有一些地方很明显地标有八旗某牛录官厅的字样,即可知道确实有成佐领建置的八旗人口集中住在那里,还有很多茶馆、饭店等买卖铺户也设在其间。一些如副都统、各部侍郎等高级官员的公馆(当时称作“府”)也设在这一区域,因为这些人大部分是从北京来此就任,在当地并无家宅,所以便住在公家为他们特建的“府”里。清末时更有一些学校、教堂甚至奉天省咨议局这样重要的办公机构都设在关厢区域,足见“外城”对于沈阳城发展的深远意义。

如果从空中俯视,当年八门八关的形状颇有点像个大铜钱,寓示盛京城是一处招财进宝的福地。即便抛开财运的视角,盛京城外郭圆形,内城方形,天圆地方的格局,也是十分吉祥的。

而值得留意的是,连通边门与城门的八条大路中,有七条都是径直相对,从城门即可望见边门,唯有怀远(大西)门与大西边门之间的大路是自东往西逐渐向南倾斜,以至于内外城门错位不能直接相对。这种情况并非本区段自然条件造成的,而是当时人有意为之。

原来,怀远门外是当时盛京城处决犯人的刑场,不远处又是埋葬无主尸体的墓地,所以旧时当地百姓称大西门为“鬼门”。在民间还有一种观念,认为人死后是去往西方的“极乐世界”,所以称人去世为“归西”“乘鹤西去”,认为垂死者咽气后,要朝西方大路走。这样一些观念和盛京城西门外的具体情况的结合,就使人们觉得在怀远门外修一条笔直的向西的大路是不“吉利”的,因此这条路便有意向南偏斜,避免形成直通城内的“西方大路”,“一路向西”。

至于康熙年间改造盛京城的构思深意,后来又由沈阳名士缪润绂予以点破,他在《陪京杂述》说:郭圆象天,城方象地,值楼、敌楼各三层共三十六象天罡,内池七十二象地煞,敌楼角楼共十二象四季,城门瓮城各三象二十四气。

如此说来,康熙帝改扩建的盛京城,在天圆地方的大形貌下,更有天罡地煞的内在巧妙布局,可谓形神兼备,一座统御东北亚的大城由此雄势而立。

崇尚节俭的康熙,在扩建盛京城上毫不吝啬,新开8个 “边门”后,盛京城的地域更广阔,格局更壮阔。

康熙所建的“边墙”“边门”与皇太极所建的四塔紧密衔接,盛京城呈现天圆地方的完美形象。

盛京城内外郭图

责任编辑:


【上一篇】【下一篇】
66666